90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
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
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
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
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
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广告位招租  50元/月
查看: 4|回复: 0

竹马青梅

[复制链接]

653

主题

653

帖子

5965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5965
发表于 2019-1-12 21:40:52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竹马青梅
  

  竹马青梅

  ——雪狐

  

  

    

    高考的录取通知书相继到来了,正如梅意料中的:她落榜了。

    想起考场上的疲累和虚弱的她险些栽下楼梯的惊恐,她没有了再复读的勇气。她明白自己如果再不放开心境去生活,专心执拗的她终有一天会精神崩溃的。

    一个月来,她不间断的头疼好些了,她克制自己不去想高考带给她的打击和绝望,努力以一个平常人的心态与人处世,却又是那样的格格不入。说话总爱咬文嚼字,人和她说话,也总爱细品说话人的心态和意图,她感到自己很有些神经质了。为了放松自己,她报名去了野外作业队,做了临时工。

    冬天里,寒风刺骨,梅跟着作业队出发了。一排长长的车队浩浩荡荡,他们驻扎在了一个小县城里。

    作业队的工作很苦,常常是早上五点就出发,一直呆在野地里,直到晚上八九点钟才能回来,有时由于某种原因常常会完不成任务十一点前后才能回到驻地。

    冷、累自不必说,野外乱坟岗中心里那个怕,是胆小的梅最难以忍受的。梅曾偷偷哭过,想打退堂鼓,可看到其他女伴的坦然,她终于忍下了。她不愿自己成为人们的笑谈。

    但这仍然泯灭不了她那颗求知上进的心,偷偷把课本带了来,抓时间复习着。她想以更大的毅力,决心以自学迎接明年的高考。她知道她欠缺在哪里,她有信心。

    梅是作业队里最清秀,最漂亮的一个女孩。她的彬彬有礼、她的温顺、和善似春风拂动着每个人的心,她那恬恬静静的性格,庄重大方的沉稳神态,让人肃然起敬。她是那样的鹤立鸡群,出类拔萃。

    一个叫黑子的人,成天追着她,讨好着她,努力以热心感动着她。主动打来饭菜,把肥肉挑出,瘦肉都留给她,她婉言拒绝着他。

    常常躲不过他的纠缠,就从四楼的侧门出去,把自己反锁在三楼的楼顶上,孤零零地抹着泪,默默的看星空闪烁的群星,无论黑子怎样找她,喊她,她都不会应一声。

    她不喜欢他这粘粘的、没有一点男子汉气的性格,却无奈于他不顾她的拒绝和反感,死缠烂打地追恋着他。

    又有两个大学生,相继给他写来了求爱信,她都婉言拒绝了。他们没有过多的缠她,而是尊重了她的选择。

    梅只想平平静静,放松自己的活着,只想以一个平和的心态,再去迎接明年高考的挑战。

    梅没想到的是,那个憨憨壮壮的高大身影,竟是这样轻易的闯进了她的生活......

    那天,晚上,同室的芳发现梅发烧了,而且烧的很厉害。已近半夜11点多了,芳喊不醒蒙中的梅,吓哭了。跑出宿舍,外面静静地没有声息,惶恐中的敏不知求助于谁。

    忽听,楼下一刘云涛做客CCTV品牌影响力阵车响,探头望去,一个司机走下车来。芳向他急喊,他三步两步窜上四楼,二话没说,半托半抱着和芳把梅托上了车,疾驶而去。

    深夜里,这个偏僻的小县城,没有找到一家开门的医院,医院的值班室也砸不开门,只听见看门的老头说:“没有大夫,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  无奈,又回到了驻地,他打来冰冷的自来水,让芳给梅敷头降温,又开车匆匆而去,去30公里外的妈妈家,取回了感冒、消炎、退烧的,又匆匆的赶了回来,给梅服下。

    整整一宿,和芳轮流着守在梅的身边,不停地给梅用凉水敷着头。

    梅渐渐的清醒了,看到面前这个模糊的,并不熟悉的面庞,感动的流下了泪。

    从此他们结识了,他的名字叫:宏。

    她总是有意无意注意着他,他的嗓音很好,歌唱的也很好,柔和与粗犷,既有着细腻又有着豪爽。他稳稳的,静静的性格,憨憨的,不苟言笑,时时紧锁的眉头,有丝抑郁常常出现在他的脸上。遇到梅他总会脸红的笑笑。

    他甘露聚糖肽注射液是不是治白癜风的药物的车负责运水,收工的很早,可每到夜幕降临,野外的风让梅感到不安时,总会看到有一辆车,有一束灯光在不远处闪烁。梅知道是他,默默感知着他的关爱。

    四楼是女工、队长、管理员的宿舍,她发现:他每天都会到四楼来,或是在队长、管理员屋里转一圈,每次都要等着看梅一眼,每每目光相遇,换来得都是会心的一笑。

    梅变的爱笑、变的羞涩、变的开朗了,她的心情象万里星空里悬着一轮明月,窃探着世界上的一切,觉得什么都是美好的。

    但他们仍默默地注视着,惟恐走近了就会打破这种和谐与美好。

    元旦悄然来临了,食堂里做了好多的菜,买了好多酒,人们都去食堂欢饮去了。梅历事在身,天冷风寒,很是疼痛。圈在被里,用枕头顶着腹部,痛苦的冷汗直流。芳给她端来了饭菜,顺便带来一瓶啤酒。梅想安静休息,催促芳去了食堂。

    原来寂寞也是难熬,梅不由自斟自饮着。想白癜风有效的治疗方法起十几年的寒窗苦读,却被大学拒之于门外,不免心伤,正暗自落泪。

    突然,门被推开了,宏涨红着脸走了进来。看到痛苦、凄楚落泪的梅,有些吃惊:“你怎么了?怎么没去?”“我有些不舒服,肚子有点疼。”宏的眼睛落在那凉的啤酒上,怒道:“你混蛋!这么凉的酒你找死呀!”抓起,扔到了窗外的草地上。

    梅呆了,长这么大,这是第一个人这样骂她,眼泪噗簌簌掉了下来。

    

    宏转过身,看到低头默默留泪的梅,难以克制的心痛,倾慕与思念终于化为暖暖柔情,促使他走过来,紧紧抱住了她。 “对不起!我不该骂你!可你为什么不知道爱惜自己呢?”

    梅在他的怀里哭了,哭的好伤心,哭的好舒畅,高考后的所有郁闷,全部倾泻在了他的怀里。

    他吻着她的额头,吻去她的泪水。宏的眼泪也掉了下来,但他紧紧的拥着她,象个孩子似的哄着她。

    他们就这样相爱了……

    人们都说:宏不配她,不是一个正式职工。黑子他们气愤着,找茬刁难着梅。说梅是如何如何的不争气,没有眼光,梅默默的忍受着,她不听,也不怕,她只相信爱情,相信真挚的爱会战胜一切世俗的偏见。她执拗的选择了他。

    每天早上,宏出发的要比梅早,梅总是趴在窗台上,看宏微笑着向她招招手,愉快的钻进海口治疗白癜风的医院车门,偷偷地给她一个飞吻;下班,他会一直跟在她的车后,陪她一同回驻地。几十米外,她能够感知他的存在,远远地她能听出他那铿锵有力的脚步声。

    他总喜欢在梅的后面,悄悄的柔柔的拥抱她。总喜欢用手指柔柔的划着她的眉、她的鼻子、她的嘴,他总爱细细的看她,静静地听她说话,或是默默的依偎着,感知着彼此的心跳,品着那安逸的美妙。

    他总说:“真想把你揉进骨子里,再也不分开。”梅感到好幸福。

    梅喜欢听他唱歌,他会唱好多歌,唱的也非常好,非常动情。宏最爱给她唱那首“你不要走”,总是唱的梅泪直流:“你不要走!你不要走!你怎能忍心的丢下我,丢下我,就一去不回头,你要走,就带着我一起走,到天涯海角也紧紧跟着你,跟你一起走,一起走,走上那天涯路……”

    宏知道梅在偷偷的温习功课,便执意要她回学校学习。说:无论梅考几年,他都会支持她,资助她,帮她去圆大学梦。

    梅深深的感动着,可又怎能舍得离开他呢?只是暗地里更加紧复习着功课。她不想离开宏,更不想让宏为她内疚,为她担心。

    梅畅享在宏的关爱之中,小县城的每一个角落,都有着他们温馨的甜蜜。梅终于从高考的阴影里走了出来。

    每天晚上,他们都偷偷跑出来,坐在大树下看星星。 宏喜欢梅坐在他的怀里,紧紧地拥抱她,静静地依偎他,互相温暖着,感知着彼此的柔情,总有一种相依为命的感觉。梅说:她不愿做织女星与牛郎痴痴相望,她愿做一只小猫终身依偎在宏的身边。宏总叫她猫眯宝宝,宏高高大大的梅就喊他老大。

    这是梅的第一次恋爱,她爱他,依赖他,她好幸福。

    一次,宏不安的问梅:“如果我没有你想的那么好,你会离开我吗?” 梅觉得好笑,说:“我知道你不是完人,不是神,我不会离开你的。”梅坚定地说。宏说:“那你答应我,无论我们遇到什么事情,你都要相信我,一定要等我。”梅说:“当然了,我要考上大学,你也一定要等我。”他们为这彼此的诺言感动着。 

    宏却沉默了,梅在他的眼睛里,看到了一丝失意和茫然。宏更紧的拥住了梅,深深得亲吻她。梅却感到有泪珠滴在了她的脸上,滴在了她的心里。梅追问他:“为什么?”宏说:“我爱你,你是我唯一爱的人,是唯一值得我用生命爱的女人,我一定会让你幸福,相信我。”

    梅以为他是因为自卑而自责,梅深深地回吻他,把他紧紧地抱在了怀里。他们互相约定着:生相依,死相伴。

    春节放了十天的假,梅好渴望见到宏,他是她的初恋,是深深懂她爱她的人。新年的欢声笑语依然驱赶不掉对宏的思念,终于盼来了回队的一天。

    宏变的好厉害,人瘦了很多,脸上多了凄凉和沧桑。见到梅,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    梅好心疼,她知道:他会想她。一种生离死别的痛楚涌上心头,他们紧紧地拥住了对方,面对梅的火热情怀,宏难以克制的哭了,良心的自责,使他讲出了一个使梅痛不欲生的事实:

    宏是个有家有孩子的人,女儿一岁多了,妻是一个粮局的小领导,可她却是一个非常开朗很放的开的女人,她很势力,喜欢争名逐利,人长的也非常漂亮时髦。孩子生下来后,就留给了奶奶。

    宏费劲周折从一个偏僻的小镇把她调进了他所在的大城市,面对生疏的领导同事,她不甘心,对领导屈膝逢迎,很快成了领导面前的大红人,去舞厅,去酒场,不到半年就提升了部室主任,可名声却弄的沸沸扬扬。

    宏劝阻无济于事,反被说成是无能 ,是弱者。

    宏终于忍不下背后的指指点点,提出了离婚。

    爷爷奶奶看着自小疼爱的孙女,不忍心让孩子有一个破碎的家,说:儿媳是为了事业,为了前途。期盼着这个家的再次和美,执拗地坚持着,以死恐吓要挟着儿子。 

    无奈,宏愤然辞去了原有的正式工作,和朋友斌来到了这里。

    结婚三年多,分居几近两年。在同事面前他羞于提及他的妻,所以除了朋友斌没有人知道他的家事。

    斌也为他鸣不平,盼他有个好的结局,斌喜欢梅,也祝福他们。

    宏伤感着,悲叹着,无奈着。这次过年回家,他的坚决,气的妈妈差点喝了药。他精疲力竭了。

    在赞美声中长大的梅,清高孤傲,她无法接受这个事实,克制不了的无奈,擦不断的伤心泪,忍不住的心痛,梅陷入了绝望中。

    爱情在她的心中是神圣的,她不愿自己成为被人唾弃的第三者,不愿背负破坏别人家庭的罪名,她规劝着他回到妻儿身边去。

    宏深知善良的梅,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来的,他本来想:解决了自己的问题再来告诉她。

    可是面对单纯、善良、絷爱他的梅,他幼稚的认为爱会超越一切,他误以为梅会懂他,会和他一起携手,给他勇气,给他力量,共同分担,一同相互扶持走出困境。


  联系方式:(Email)xayufeng@163.com|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网站地图|免费网赚论坛 ( 苏ICP备13057574号-2 )

GMT+8, 2019-1-20 22:05 , Processed in 0.282885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